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 景点 > 正文
玄鼓山与道教渊源(上)

发布时间:2017-10-12 10:19:53    作者:    来源:    【郧西周刊】   

  道教是中国的传统宗教。“玄”,是道教的核心理论之一。当唐代道教在安徽齐云山大兴,当明代皇室大修武当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道教圣地却被世人渐渐遗忘,她就是今天郧西县城南的玄鼓山。


  玄鼓山是鄂西北及陕南大面积地区重要的道教圣地。几千年来,频繁移民的相互交融,多种文化的碰撞融合,特别是面对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多种宗教的激烈竞争,玄鼓山包容万象,容纳别人的同时保存自己、发展自己。自东汉顺帝至今1800多年来,除了清朝康熙时因避康熙玄烨的讳改名为“悬鼓山”外,道教一直在此生生不息。如果说武当山古建筑群是以金顶为中心的八百里武当,那么玄鼓山道教圣地就是以玄鼓山为中心的三百里道场。


  那么,1800年前,道教的源头五斗米道为何在此布道,玄鼓山究竟有何魅力而长盛不衰,真武大帝为何在此修行呢?


  一、真武修行玄鼓山


  世界上无论是哪一种宗教,其信徒崇拜对象的年龄段是固定的,如哪吒是儿童形象,嫦娥是年轻美女,绝不会出现中年哪吒、老年嫦娥的神像,但真武大帝是例外。


  明永乐初年,朱棣就审定了真武中年的形象。可在永乐十七年,他又下旨武当山要建真武童身像。大明天子既然高度重视,那为何只建真武的中年像、童身像,而不建真武的青年像呢?


  原因是,早在宋代以前,郧西玄鼓山玄鼓观就有真武大帝的青年像。


  永乐十七年(公元1419年)四月,朱棣向南修武当的总提调官、驸马都尉沐昕颁发谕旨:“其太子岩及太子坡二处,各要童身真像。”为了让沐昕能准确领会自己的意思,朱棣在圣旨中还特别提到要亲自审定画像草图,“尔即照依长短阔狭,备细图进来。”(《武当山历代志书集注》)


  长期以来,真武给世人的形象是中年型的,而朱棣要修建的却是真武大帝童身像,这是什么原因呢?专家分析,原因有三:与武当山的历史有关;与朱棣的造神理论有关;与当时的真武信仰危机更有关。


  在今天,武当山当之无愧是天下第一道教圣地。然而在其发展过程中,却一路坎坷。


  武当山历史悠久,据现在的文献,武当应是春秋时设县。南北朝时的郦道元(?——527年)撰《水经注》时,把武当山记载成太和山、仙室、谢罗山,大加褒扬,“山形特秀,异与众岳”,武当山一时名扬天下。


  洞天福地是道家们苦苦修道的痴痴向往,也是道教名山的标志。然而,武当山名气虽很大,历史上曾有很多道人在此修道,但很长时间很难得到主流道家们的尊崇。在东晋以后诸多着名道家构筑的魅力无穷的天国系统——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中,武当山名落孙山。


  自唐代佛教兴盛以后,武当山成为一个泛宗教的场所,道教、佛教在此纷争不断。佛教说武当山是西方净土,道教说武当山是神仙之府。佛教在武当山不仅建有“碧瓦鳞布、朱栏翠飞”的“梵宫”,还在狮子峰开凿了石窟佛像。直到李唐王朝时期崇尚道教,唐太宗敕建五龙祠,才使道教在武当山能与佛教分庭抗礼。公元901年,官至户部侍郎、别号东瀛子的道教徒杜光庭抓住机遇,借着删定《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的机会,把武当山列入七十二福地的第九福地。


  宋元时期,宋真宗封真武大帝为“镇天真武灵应佑圣真君”,元代忽必烈数次降香命武当道士为皇帝祈福祝寿。虽然武当山道教的地位如日中天,但是由于道教内部的意见不一,道教经书和典籍相互冲突,以及其它宗教对真武和武当山的质疑及诘难,为道教在武当的发展埋下了隐忧。常言君权神授的皇帝们对此很担心,而声言真武大帝授权的永乐皇帝朱棣则更担心。


  朱棣从侄儿手中夺得皇位,为了证明自己当皇帝的合法性,让天下信服,他编造自己当皇帝是“真武神授”,说靖难之初及过程中都得到了真武大帝的护佑。于是,在攻入南京后黄袍加身的第二个月,他派遣神乐观提点周原初“祭北极真武之神”。还采取高压政策,残酷杀戳建文帝的旧臣和不同政见者。


  面对朱棣的残暴,反对者们绞尽脑汁,想出了对付朱棣的办法:既然朱棣说真武大帝护佑他,既然朱棣大修武当,那么就“釜底抽薪”,在真武大帝和武当山上做文章。


  第一,做武当山名的文章。拥武当者为了把真武和武当结合在一起,想出了一句很有名的话,叫“非玄武不足以当之”,并把这句话说成是武当山名称的来历。反对者则认为,武当在春秋战国时属楚国抵挡秦国的前线,“武当”与“武关”一样具有“以武挡敌之意”。远在春秋时,“武当”的名称就出来了,而那时还没有玄武或真武的信仰。


  第二,做真武出生地的文章。北宋时期,《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记载了真武降生的一个细节:“昔有净乐国王与善胜皇后,梦吞日光,觉而有娠,怀胎一十四月,开皇元年三月三日午时,诞生于王宫。”净乐国在哪里呢?拥武当者认为,净乐国就在武当山。而反对者则认为,《太上说紫微神兵护国消魔经》也是道教的重要典籍之一,它却记载真武生于广宁宫。就出生时间而言,《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说真武生于“开皇元年三月三日”,而人间没有“开皇”的年号。反对者还认为,就出生地而言,净乐国地点在哪儿也不清楚。


  第三,做真武像的文章。民间有“真武神,永乐像”之说,意思是朱棣借建武当山的机会,把真武的像换成了自己的像。反对者不敢明说,就拐弯抹角地反对。《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记载,“玄天圣祖八十一次显为老君,八十二次变为玄武”。反对者抓住这一点,认为既然真武一直在投胎,一直在变化,次数太多,形象太多,与其他神的固有形象不一样,就没有必要建神像。


  面对反对者们喋喋不休的舆论,朱棣显示出智慧的一面,采取多种方法应对:


  对于武当山名的质疑,朱棣不作解释,利用皇帝能够赐封的权力,对武当山一直大封特封,把武当山封为“天下第一名山”。永乐十三年,朱棣令礼部专门铸造“天下第一名山”的大印,着专人遣送到武当山。


  对于真武出生地的质疑,朱棣深深明白做了再说的道理,于永乐十七年四月赖建净乐宫。(《武当道教史略》)


  对于真武像的质疑,朱棣更是细心。既然真武大帝中年的座像已经有了,真武大帝又是中年成仙,按“神仙不老不死”的逻辑,就不能再建真武老年像,于是,在真武的出生地净乐宫建好之后的第二年,即永乐十七年,朱棣专门颁旨建真武童身像。


  众所周知,童年、青年、中年是凡人成长的三个过程,也是真武成长、修行、成仙的三个阶段,为什么皇帝朱棣只建真武大帝的童身像和中年像,而不建青年像呢?


  答案是,在离武当山仅仅130公里的郧阳南门堡(即今天的郧西县。南门堡在明永乐时属郧阳管辖,明成化十二年在南门堡设郧西县)玄鼓山玄鼓观内,早在北宋的时候,就建有真武的青年座像。


  北宋帝王十分推崇真武,民间修道成风。据《郧阳志?同治版》记载,北宋时,一位名叫周恭的道人从当时的道教圣地终南山南下,隐居在上津修道。得知真武大帝曾在玄鼓山修道十年时,周恭怦然心动,于是,他效仿真武,也在玄鼓山修道十年。十年间,他一边修道,一边想法设法扩建玄鼓山道观。为了让当地百姓进一步了解真武,也为了表示虔诚,周恭在三清殿两侧的墙面上刻画了24幅真武年轻时在玄鼓山修道、成仙的壁画。这些壁画明永乐时修复,在文革时被毁,1984年重建时由老艺人恢复。现在的祖师殿中,真武飞天的壁画仍栩栩如生。


  按道教理论,《太上老君历世应化图说》所载的老子成仙的变化是八十一化。而玄鼓山玄鼓观的三清殿中,主人公由老子变成了真武大帝,因为主要记述真武在玄鼓山修行十年的过程和成仙简历,所以在这儿的变化由八十一化减为二十四化。


  二、玄鼓山与五斗米道


  真武大帝、周恭等在郧西玄鼓山修道十年,原因是郧西曾是五斗米道的重要布道区,而五斗米道是道教的源头。郧西及上津大面积地区是五斗米道起源地的重要教区,玄鼓观是五斗米道的重要道观。


  中国神仙学说久远,远在原始社会时期就传说黄帝一边作战,一边学习成仙之道。战国时期,仙人、仙境、仙药传说风行,老子、庄子、杨朱等诸多道家百家争鸣,但没有形成正式的宗教。传统道教研究学者们认为,道家是个人活动,道教是群体活动。宗教是有组织的、有神职人员的、有精神领袖的,这是宗教形成的标志。


  道教的形成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且几波几折。从夏商开始起到东汉初年经过二千多年的发展,道教形成已经是必然趋势,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东汉顺帝时(126~144年),太平经广泛传播,导致后来黄巾起义。起义失败后,太平道日趋衰微。


  同样是东汉顺帝时候,沛国丰人(江苏)张道陵到蜀地学道鹤鸣山中,信道者出米五斗,故称五斗米道。五斗米道以太上老君为教主,“主以老子为五千文,使都习,号奸令”,又供奉“三官”(天官、地官和水官),虽然朝廷认为它“造作道书,以惑百姓”,但它的基本教义、核心崇拜内容都与主流道家们雷同,又影响了后世道教的发展,所以在中国道教史上,五斗米道是公认的道教源头。


  张道陵创立的道教开始影响并不大,后来被农民起义军首领张修利用后,发展迅猛。再后来,张鲁杀了张修,建立了政教合一的政权,五斗米道步入高峰时期,其范围以汉水中游为中轴,东至现在的郧县,西至陕西勉县,南至四川达州,北至秦岭,郧西及上津是重要的活动区。


  据《郧西县志?1995版》记载,东汉献帝初平二年(公元191年),张鲁据汉中郡,郧西县境属张鲁控制,到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五斗米道在郧西特别是南门堡(今郧西县城)盘踞达十年之久,而当时玄鼓山上的玄鼓观是惟一的道观。


  玄鼓山何时命名无从考证,但玄鼓山上的玄鼓观历史清晰,按正史记载及推论,据今已有1821年了。从道教角度上说,玄鼓观是中国最早的道观之一。


  三、道家为何青睐玄鼓山


  玄鼓山是道教起源地之一,又是真武、周恭修道之地。五斗米道及道家们为何对玄鼓山如此青睐?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古代盛行的“阴阳五行”之说。


  阴阳学说始于周易,春秋战国时大行天下,虽是道家理论,但为儒家、墨家等诸子百家所接受,对道教的形成和发展影响深远。五斗米道布道选择郧西及附近大面积地区,道家们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星野,是古代按道家理论综合评价一个地区的重要指标。中国古代社会认为,地上各州郡邦国和天上一定区域是相对应的。一句话,星野就是天上星座对应地上实地的分野。用星野的理论来审视古代郧西,也是一句话:很震撼。


  郧西直到明成化十二年(公元1476年)建县。郧西古代的历史就是上津的历史。上津古属商,上津的星野如何呢?


  《郧台志》中说:“商,故弘农郡,为周三辅,入柳一度……而郧之郧、房、二竹、保康,即锡、长利、房、庸之地本汉中郡,并宜入参。上津即商地,宜入柳。郧西分自郧、津宜入参、柳之间”。这段话意思是说,上津就是过去的弘农郡,属周朝都城京畿所辖地区,其星座对应天上的银河。按此理解,无论是地上还是天上,上津所辖郧西大面积地区都是通天达地、占尽阴阳的。


  有些道家观点认为,上津属“阴”。春秋时期诸侯林立,当时实力最强大的晋国对上津贪馋欲滴,在你争我夺之后,终于把距离晋国都城新田709公里之外的上津据为己有,命名“晋阴”,所以正史上说上津:“上津,晋阴是也”。


  按另一部分道家的观点,上津又属“阳”。魏文帝黄初四年(公元223年),曹丕在上津设平阳县。清末明初史学家杨守敬考证:平阳县属魏兴郡,在郧西县西北。后来由“平阳”改为“津阳”。明成化十二年,“割郧之武阳五里、上津之津阳四里置郧西县”。


  既“阴”且“阳”,是道家们修道的理想地点。而道家们钟情玄鼓山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郧西正处在中国两大地理区域分界线的“十”字交叉点附近。


  这个“十”字交叉点的竖线是地形分界线。在中国地势三级阶梯中,沿“大兴安岭—太行山脉—雪峰山”的竖线,把中国中东部地势分为第二和第三级阶梯。郧西刚好处在这条分界线的西侧。


  这个“十”字交叉点的横线是气候分界线,即“秦岭—淮河”一线。郧西刚好在这条分界线的南侧,属亚热带季风性气候。


  处于“十”字交叉点附近的郧西,四季分明,雨量适中,温度、湿度和日照都是最理想的指数。如果沿地形分界线再往东则空气太湿,再往西北则空气太干;如果沿气候分界线再往北则太冷,再往南则太热。


  在古代五行学说中,东方木,南方火,中央土,西方金,北方水。郧西位于五行方位的中央“土”,既通天入地,又占尽阴阳,在道教徒的心中,这是最理想的修道地。


  四、玄鼓山通天之玄


  在道教理论中,“天”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在道教信徒心目中,“天”是修道成仙之后的归宿。道教认为天界分为若干重,最初的一重叫“欲界六天”,最高的一重叫“大罗天”,是元始天尊居住的地方,仙界由低到高分为三十六重天。


  对于修道者来说,找到通“天”的捷径,就是修道的捷径。自东汉五斗米道在郧西布道开始起,信徒们就在寻找通天的道路。一开始,他们选择的是郧西境内的钖义山。“钖义山,县西百八十里,方圆百里,如城,四面有门,有石坛,相传列仙所居,山高水深,生薇蘅草,风至不偃,风静自摇。”(《郧台志》)为了省去通天之路的距离,道教徒们把钖义山更名为“天心山”,即“天”的中心。道教徒们认为,我们就在“天”的中心,不需要再寻找“通天之路”了。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名字起大了就会带来问题。钖义山(今郧西羊尾一带)临汉江,易发洪水,每次洪水淹没农田给百姓带来灭顶之灾时,老百姓就质疑道观中的道士:“洪水成灾,‘天’的中心就是这个样子吗?”气愤的老百姓把钖义山改名“羊尾巴山”。种种诘难,搞得道教徒们很被动。


  为了找到通天的道路,道教徒们把目光重新投向玄鼓山及玄鼓山下的那条河。在魏晋以前,这条河叫里河,意思是“山里的河”。站在玄鼓山顶举目远眺,“一望平旷,二水交流”。玄,本来就有黑色的意思。道教徒们把玄鼓山黑色的石头、玄鼓山周围的环境和里河流经的地貌一结合,就搞了一个大胆的改名,把里河改成“天河”,从此,“通天之河”找到了,“通天之路”也找到了。


  为了包装这条“通天之河”,道教信徒们费尽了心思。为了使天河的名字更像,他们这样描述天河,“天河,出商洛虎鸣峪,驾山而下,过汉,如自天来”。道教讲究包容兼收,天河也“海纳百川”,一统几条河,“郧水之环城者四,曰天河,曰激浪,曰五里,曰直峪,惟天河为众水所会”,意思是天河流到玄鼓山附近时,把激浪河、五里河、直峪河等三条河都收了进来,再“经四十余里,南注于汉”。这样,“通天之河”和玄鼓山结合得更紧密。


  最能体现道教理念的,是道教徒们把天河的源头叫天桥河,“通天之桥”的意思。今天,天河的源头仍然叫天桥河,这条河所在的村叫天桥村,所属的乡镇是陕西省山阳县天桥乡。


  找到了“通天之河”,玄鼓观的道士们更有底气。于是,他们在玄鼓山的对面建起了“天池庵”。明代,郧西的士人们又借嘉靖皇帝迷恋道教的“东风”,打造了流传几百年的郧西八景之一——“天池映月”,就这样,玄鼓山的“通天之路”被道家们铺好了。


  五、玄鼓山与道教传播


  研究武当山几位着名顶级道人的修道路线时,会发现一个共同的规律或现象:他们从北方到南方,或从南方到北方时,总是以郧西及上津地区为通道,比如:


  老子被尊为道教始祖。老子在正史中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公元前471年,在函谷关骑青牛而去。武当道教研究学者则认为,老子最后在武当山青羊桥与尹喜相见,最后一同仙去,不知所终。周昭王时尹喜为函谷关令,自从读了老子的《道德经》后,痴迷修道,最后到武当山修成正果,成为道教的护法神,归栖于武当山三天门石壁之下,“石门石室,喜之所居”。函谷关在郧西的东北,武当山在郧西的东南。


  道教发展的最高峰是明朝,明朝最尊崇的凡间人物是张三丰。《武当道教暨神仙人物》中考证,张三丰67岁时在陕西终南山修道,77岁时南登武当,以后又多次在两地云游。终南山在郧西的北部,武当山在郧西的东南。


  真武大帝是道教信奉的神。这位神龙不见首尾的高人,不但在玄鼓山修道十年,其在凡间的出生和修道也是在郧西的南北两个方向徘徊。据《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中载,真武大帝是太上老君第八十二次变化之身,北宋开宝年间,玄武神降于终南山,后来在武当山修行四十二年,最终得道飞升,成为道教的崇奉神。


  不仅道家们个体行为如此,在道教的传播上,不同时代的道教圣地也总是在郧西及上津的南面或北面交替繁盛,这几乎成了一个规律。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曹操大军破张鲁后,五斗米道从汉中及郧西地区向外地传播。东晋建武元年(公元317年),其主流传播到南方广东的罗浮山,其代表人物是为道教建立理论体系的思想家葛洪。到南北朝时,北魏又大信道教,为道教完备教规礼仪的冠谦之在郧西北部的华山、嵩山修道。唐宋以后,道教的圣地总是在终南山、武当山之间变换,此起彼伏。


  无论是道家,还是道教,总是在郧西的南北部活跃,这是什么原因呢?


  一个重要原因是,玄鼓山不仅仅是道教的重要起源地之一,在道教的传播上,它是由南到北、由北到南的中转站。


  中国古代的交通以水路为主。西周时期,都城位于镐京(今西安附近)的周王朝为了加强对汉水流域及长江中上游大片区域的统治,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打通了数条通往汉水流域的要道,其中包括“镐京—上津—汉水”这条最重要的战略通道。


  这条沟通中国南北的战略通道的起止是:从镐京出发沿陆路到蓝田、商州,再由商州到上津,然后沿金钱河水路到达甲郡(今郧西夹河),甲郡位于汉江岸边。这条高速、便捷、安全的战略通道,四季通航,周王室兴奋之余,把金钱河命名为甲水,把金钱河边的山命名为甲山,把夹河命名为甲郡。从此,上津成为由北到南的中转站,其南北东西四个城门分别命名为“达楚”、“接秦”、“通郧”、“连汉”,气势非凡。


  但好景不长。魏文帝黄初四年(公元223年),曹丕在上津设平阳县,这位在北方长大的帝王把这条线路更改了,即前面的陆路段“长安—蓝田—商州—上津”不动,后面沿金钱河的水路路线改为陆路,沿“上津—黄云—香口—郧西—天河口”,即达汉江。


  也正是这条线路,使郧西成为“长安—汉水”这条沟通南北通道上的一个重要中转站。古代地方志这样说郧西:“东连均阳,西枕金洵、南阻汉水,北抵商洛”,完完全全的十字枢纽形象。正是这条沟通南北的战略通道,加上寻道、问道者对道教起源地的虔诚向往,郧西成为道教南北来回传播的枢纽,玄鼓山成为道家四方云游的中转站。


( 责任编辑:徐军 )
分享到: 收藏
相关信息
【郧西在线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郧西在线”、“来源:郧西周刊”或“来源:郧西在线论坛”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郧西县对外宣传办公室,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郧西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6229206 0719-6230927

热图推荐

数字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