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河文化 > 文学作品 > 散文 > 正文
婆 母 大 人

发布时间:2017-12-08 20:31:44    作者:    来源:    【郧西周刊】   

  婆母仙逝后的第二十天,随老公去打理老人家生前居住的屋子,一走进那间曾经充满烟火气且非常整洁的小屋,禁不住的热泪长流……,婆母故去时热泪滂沱,入殓时和姑姐(妹)一样难以自控,我以为自已只是和一位故去亲人作别的正常情绪,可是当这次走进小屋情绪再次迸发不能自己时,才知道自己对婆母竞然如此怀念。也许是习惯了原来一进门时老婆母见到我们时的欢欣而现在却已是人去屋空;也许是原来打开门时饭菜飘香小屋热气腾腾而现在却是一片冷寂零乱,更或是二十余载的婚姻家庭生活早已让两位曾经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培养出血浓于水的无上亲情。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已过不惑之龄,大多往事已如烟轻散,可总是有让人忆起仍恍如昨日的情境、人事,如经典的老电影镌刻在岁月年轮上……


  二十多年前的一个中秋节,第一次踏进婆母藏在深山里虽简陋却整洁的土坯房,婆母无比欢喜的把锁在一个木箱子用布包了几层的一朵红绸花亲手戴在我的发辫上,当时还是男友的老公喜滋滋的说:“我妈这花可是藏的有日子了,可拿出来了”。青春意盛的我一边抵制着那朵过时红绸花的艳丽,一边窃喜的接受着准婆母这份朴素却真诚的接纳,从这份接纳开始,我也开启了新成员直接而密切进入自己生活的新模式。


  婚后不久便是春节,在婆母家过的第一个春节我便充分接受了传统文化再教育。从腊月底回老家进到家门时婆母递给自己的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腊瘦肉粉条汤开始,婆母便开始早起晚睡蒸煮炸煎的迎接春节。开始看老人熬更守夜的做一些吃食真心觉得不必要,特别是一些很耗费精力的农村传统菜品如漏粉条、磨豆腐魔芋、炸圆子坨面芝麻叶等等,可是我们年复一年的劝说,婆母一年一年的应承却一年一年的精心准备着,一些家常菜在春节也都被赋予了特殊意义而成为必需品:如表示“有根有芽”的豆芽、“一帆风顺”的猪耳朵等等,一切都办齐后便是隆重的过年。大年三十两弟兄一定要在一起团年,不管多少人,桌上的菜品总是一层又一层按程序热乎乎的上着,晚上一定要熬到零点“除行(放烟花)”、给各方神圣和老祖先叩头。正月初一不能走远要在家守财,只是就近给本家兄弟转着拜年,初二准备好饭菜等着已经出嫁的两个姑娘回娘家,初三初四以后再出去拜年等等。有一段时间特别是两兄弟成家立业后都有点想当家做主的意思,想在家里推行改革,就是简约简单的过节,其实都是有点怕麻烦,可是婆母用她一贯的无比过硬的执行力否决了所有的提议。直至现在潜意识里我们已把这些环节当作春节的必备程序,在物质丰盈到处都在说年味淡了了的时候,我们仍然年年围着婆母慎重其事的“办年货”,大张旗鼓的迎接春节……,前些年每每婆母强硬的在家中执行一项家庭政策时,姊妹几个有时心有不甘却又总是在老人家说一不二率先垂范的执行后败下阵来乖乖听话。我和老公有时笑谈起来我便带点打趣的称婆母为“婆母大人”,当时加“大人”的称号多半是带点顺者为孝的无奈,而如今随着年龄增长却深深理解到一个带着四个孩子的不到四十岁的农村女性必须要有的抵挡坚辛岁月的强大和坚韧,这个“大人”,婆母必须担,这个“大人”,婆母担得起!


  婆母三十九岁时公公因病去世,当时四个孩子中最大的十五岁,最小的才四岁,这个普通的女性和所有的母亲一样哺育四个孩子,还要像父亲一样担当起教导孩子的重任。在吃不饱穿不暖的艰苦岁月里,婆母用农村家庭女性少有的见识培养四个孩子读书,身体力行培养孩子们勤奋进取的意识和习惯,当然这些我无法体会,只是从现在老公姊妹四个身上确实都看到顽强坚韧的精神风貌,老公也正是因这有这种精神特质而深得我心。当然,我进入这个家庭后更多的是感受到婆母大人对后辈们的关爱,与所有母亲相同的关爱之外还有些不同感觉的关爱。


  老公姊妹四个加上配偶、孩子以及孩子的孩子,婆母的后辈晚孙共有十几号人,每一个孙辈的孩子都穿过婆母自己亲手缝制的衣裤,虽然棉衣布裤没有一点时尚元素,但我们视若珍宝,让孩子在最隆重的节日穿着,我到现在还记得儿子一周岁时穿着婆母做的红绸棉袄、绿色背带裤在老家泥土院子里趔趄学步的样子.......。婆母目不识丁却能准确地记住每个后辈的每个生日,在每个孩子过生日的前几天就精心安排着亲手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就近的孩子们都回来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顿饭。近几年孩子们觉得她年事已高,会在生日时把她接出来聚一聚,可是事后她还是要找个理由亲手为孩子做餐饭。尤其让人暧心的是每次过生日时,婆母总是提前一天给我个生日小红包,这么多年从未间断,小小红包早已超过了里面一两张小纸币的实际意义,这个小红包让我知道这世上还有这样一个老人把自己当做最重要的人放在心里,从未疏忽......,


  “一粥一饭养恩情”,这么多年,不管是春节还是元宵节、中秋节,总之所有婆母知道的节日姊妹几个都会按婆母大人的统一号令聚在一起吃饭,即使我们做儿女的操办了节日宴,婆母事后总还要自己新手操办一桌饭菜,把儿女们聚在一起。婆母单独居住着一个小居室,在她年事渐高时,姊妹几个轮流探视,她对孩子们的口头禅便是“星期天过来我给你们做顿饭噢”,原来真的不觉的什么,随着自己的孩子渐渐长大外出求学才发现,想到自己的孩子时,最想做的就是为他亲手做一顿可口的饭菜。婆母在身体每况愈下的最后两个月,还是坚持着一有机会就要把姊妹们喊到一起吃饭,在最后我们在她身边轮流照看她时,只要一到吃饭时间,她总是要叮嘱在她床榻边的孩子到外面去吃饭,直至去世的那天中午,老人家已基本不说话,但是吃中饭时,她用眼色示意我和大姑到外面去吃饭,我们没出去,她露出生气的表情......


  从走进老公家庭的那天起,婆母用她最真诚的一粥一饭把朴素而深沉的母爱传输给孩子,包括儿媳、女婿,当然在对孩子的教导上,她也丝毫不把儿媳、女婿当外人,有啥说啥。我们婆媳一场,生活中免不了有一些嫌隙误会,但婆母虽强势却通理,我也尽量乖顺听话,所以这么多年一次正式的口角都没有。尤其到后来,孩子们都成家立业,婆母潜意识里可能觉得这个家孩子们已能撑起来了,性情慢慢温和,眉眼间尽是慈爱,我不自觉间也对婆母积累了发自内心的敬重依恋,婆母仙逝后这些时日,每每思及婆母言行,对天性散漫的我尤其在对孩子教育上影响很大,深感情深义重,教益多多......


  婆母一生勤勉讲究,不管是在农村的土房还是后来到县城居住后的小居室,总是收拾得很整洁,老人家自已也是一直拾掇得干净整齐。卧床不起的最后一个月,婆母仍然每天坚持在孩子们的帮助下梳头洗脸一样不少的做卫生,医院的护士说从来没见过这样讲究的老太太,当然了,我的婆母大人的心力定力确实非常人所及,在老人家最后的一个多月,她有条不紊的把自己认为最珍贵的物什整整齐齐的锁在一个小木箱里交给老公,她把农村里已非常罕见的麻绳(农村戴孝时必用的一种细草绳)交给小姑,甚至在临终前的那天中午,已经很少发声的婆母用微弱的声音对围侍在侧的大姑、老公和我要求把她的身体放平放正,我当时只是以为可能这样的姿势舒服些,直到为老人家入殓穿衣时才恍然大悟,婆母是要随时保持这种姿势,以免去后穿衣困难......,这个衰弱到已经不能进食的老人在和死神斗争的最后一刻仍然在为想着为孩子们分忧,她把对孩子们的关爱做为一生的事业坚持到最后一息,这种定力心力无法解释,我想唯有对孩子们强大的爱才可以支撑......


  婆母大人一生敬佛礼佛并皈依佛门,老人家仙逝后我们按佛教礼仪为她送行,也最后一次为她尽孝,惟愿一切如婆母所愿,只是思及世上从此少了一位慈亲难免伤感,明日是婆母百日之期,作此文以示怀念,文笔不表心情之万一,最后把准备在婆母西去仪式上的悼词附后(因佛教礼俗没有现场追怀),以表追思。


  悼文


  我的母亲王绍莲因年事已高,身体各项机能衰退,于农历2017年 7月  9日与世长辞,享年80 岁。


  我的母亲是一位平凡却伟大的女性,虽然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女性,但是她却用她一生的实际行动培养子女踏实做人勤勉上进的品格,用她的亲身践行为子女们储存不怕困难、坚毅执着的精神财富!


  母亲39 岁时我们的父亲不幸病逝,四个孩子最大的 15岁,最小的4 岁,母亲把悲伤的泪水化作辛勤的汗水独自承担起生活的重担。母亲除了给我们四个孩子一个普通母亲所有的慈爱之外,更用一个农村家庭女性少有的眼光和最大的支持,让我们四个孩子接受教育,在当时辍学严重的农村,尽管东挪西借,尽管母亲在家有时甚至连油盐都没有,我们四姊妹却都能够带着她给我们炕的面饼安心上学,为我们的人生打下坚实的基础。多少个夜晚,当我们梦中醒来,母亲在灯下缝补;多少个黎明,母亲顶着露珠在山地里耕作………,母亲用坚韧和勤劳为我们失去父亲的四个孩子撑起了一片天。


  我的母亲是一位平凡却智慧的母亲,在含辛茹苦的一生中,她既注重让我们接受文化知识教育,更用实际行动和执着的信念传承着健康向上尊礼重义的传统家风。多年来,我们四姊妹互相关心爱护,大帮小,小敬大,兄友弟恭、母慈子孝,在母亲的教诲下手挽手走过人生最艰苦的岁月。我们四姊妹都成家立业后,母亲仍然老骥伏枥发挥余热,每年的传统节日,我们都能吃到母亲手为我们做的在其它任何地方都吃不到的饭菜,我们的每个孩子都有母亲亲手缝制的衣服……。现在虽然我们都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但是这个大家庭永远是我们每个人心中的天,是我们立足世间的根!


  母亲的健在让我们过年有仪式感,过节有过节的样儿,而今母亲仙逝,纵然我们万般不舍,但世间万物都得遵守自然规律,母亲有“如夏花之绚烂”的生平,必然有“如秋叶之静美”的逝去,母亲一生信佛礼佛,我们尊重母亲的信仰,愿母亲一路走好、往生极乐!


  郧西   高    齐


  2017.12.5


( 责任编辑:徐军 )
分享到: 收藏
相关信息
【郧西在线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郧西在线”、“来源:郧西周刊”或“来源:郧西在线论坛”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郧西县对外宣传办公室,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郧西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6229206 0719-6230927

热图推荐

数字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