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河文化 > 文学作品 > 散文 > 正文
泪水在我心里流

发布时间:2018-01-07 17:52:03    作者:王福升    来源:    【郧西周刊】   

  爱妻离我而去快一年了,追逐她渐行渐远的历史背影,我的心如刀绞,泪如泉涌--


  前不久去十堰看望一位老朋友,又遇住一个黑呼呼的鬼天气。风也是与我过不去,雨也是与我过不去,走到人家家门口时,衣服都快要湿透了。朋友惊呼“怎么也不打雨伞?”“嫂子怎么也没来?”“你嫂子,她走了。”我回答着,泪水立马就溢出眼眶......记得第一次来拜访这位老朋友,天也是下着雨,心正急着忘了带雨伞哩,她就从身后撑开了一把伞,她紧紧地贴着我,生怕雨水淋湿了我的衣。风儿偏偏和我们开玩笑,将亮闪闪的雨丝斜斜的向我身上吹,于是她笑着,伞儿随着风儿转,走到这个家门外时,她的裙子全湿了,而我的身上却是干干的......现如今再没有这知冷知热的撑伞的人了,我站在凄苦的雨地里,茫然回顾,泪眼模糊.......


  为喝酒,我曾经给她找过诸多的麻烦。在夜里,我不回去,她就不睡,总是烧好了热茶,静静的等着。一杯葛粉加上蜂蜜,喝了解渴又养胃。后来患胃病,她就不让我喝酒了,为了我的身体,又不得罪朋友,她不得不亲自出场了。有一次,大家都笑着来缠我,她便笑盈盈地站起来,说:“我给大家商量一个事,我们老王胃痛,我替他喝行不行?"大伙都乐了,于是她便站起来,咝溜儿喝了一大杯。大伙都叫好。可她还站着,很快的,眼睛角儿,耳朵根儿都潮起了红晕,且晃晃悠悠......从此,大伙再不劝我喝酒了。现在她走了,我辗转哀吟孤寂难患时,借酒消愁。一日在县城里喝得大醉,回家的路上倒在了路边的坟地里,呕吐之后,沉沉睡去。醒来见一只母狗也醉了,它大概贪吃了我吐出来的酒和肉,显然也是有些醉意,迈着梅花小脚,妖里妖气的往前走。在这清幽寒冷的月亮地里,我又想起了我的妻,她怎么不快来接我回家去呀?我伸手去搂她,地上空空的,忽想起我们原先也是形影不离的,记得娃子小时候有时也不在一起睡,那是几个娃子都尿床,大的尿了小的尿,她将我推到干一点的被窝里,她自己却睡在尿潭里。后来她得了风湿病,但他高兴着哩!因为娃子们都已长大成人了,都有健壮的身体和体面的工作了,可是她老了,她就这么匆忙的走了,我的好端端的一个家,就像一窝抽去了架子的瓜秧,从此失去了依靠,垮塌下来了......我茫然的向着夜空伸开了双手,我在这坟地里失声痛哭!整个的身心都化作了一页薄纸,在我故乡的上空悲伤的漂浮。


  几十年来,我一直忙着些什么狗屁事情,写他娘的什么狗屁文章,常常累的澡也懒得洗,上床就去睡。每次洗澡她总是笑着拉住我的手进浴室,进了灯光柔和清香四溢的浴室,我的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渐渐就沉醉在了一种难以言传的情调里。朦朦的白雾里,若隐若现她妩媚的笑脸和白嫩修长的双手,将我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轻轻抚摸,我常常幸福的闭上了双眼,像一个在山间路上跑累了的小孩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现在,我的浴室是冰冷冰冷的,我不想开灯,我怕这空荡荡的房间,我在黑暗中静静的等待着,希望他从某个地方款款走来,然而没有。我们真的就阴阳两隔了吗?我大哭。我哭着打开了水喷头,喷头里喷出的水雾像是一疙瘩一疙瘩的瘴气,我仿佛跑进了黑黝黝的古树林子里,眼泪就像露珠沿着枝条儿在滑动,欲掉不掉,突然落在地上就碎了,身子也随之坠入了无边的黑云疙瘩里。我实难走出这无边的苦海,我挑着很重的担子,急急的在这云水铺就的阴阳路上走,我要去追她,在阳间,我对不起她,在阴间,我们要好好的做夫妻......


  2018年1月3日晚草于故乡四堰坪


( 责任编辑:徐军 )
分享到: 收藏
相关信息
【郧西在线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郧西在线”、“来源:郧西周刊”或“来源:郧西在线论坛”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郧西县对外宣传办公室,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郧西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6229206 0719-6230927

热图推荐

数字报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