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乡镇 > 正文
父亲,我永远的回忆

发布时间:2018-08-23 10:53:02    作者:彭聘成    来源:    【郧西周刊】   

农历2008年8月17日,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那是我父亲躺下的一天,从那一天起,他就永远地躺在大自然的“怀抱”里,安息了。


他,拨着算盘,盘算着集体的家当。当时,我家住在前程6队(现在的大石堰村6组),在他20岁的时候,就当上了小队会计,夏季也好,秋季也好,全队社员的工分粮就在他“劈力扒啦”的算盘声中油然而生,一个通宵,你余粮我缺粮的串串数据绘在表格上,写在笔记本里,在社员大会上公布着;由于他算盘打得好,在他22岁的时候,就接任前程大队会计职务,一干就是三十年。孩童时代的我,最喜欢父亲晚上算帐,我总是坐在桌旁,看着他在制表、填表、打算盘……我总是坐在桌旁,听着他打算盘的声音。我最喜欢父亲年终办决算的时候。时不时地挤进去看, 7个小队会计集中在大队房一间屋,两、三个火盆摆在房间不同的角落,火,旺旺地烧着,小队会计三三两两地围着火盆,在计算本队今年的余、缺户。我最喜欢听,别人报数据,我父亲打算盘,我最喜欢看,我父亲大拇指、食指、中指在算盘上上下拨动算珠,10来天的时间,一年一度的小队、大队核算就这样结束了,同时,也要到公社报农业年报了。曾记否!他向我说过一句话:“长大了,好好读点书,也学学打算盘”。一句叮嘱,给我烙下了深深的印象。


他,挥着锄头,耕耘着全家的幸福。后来,我家住在前程1队,全家9口人,仅有我父、母是劳动力,是家大阔阔,年年缺粮。1981年,地名也改为篾扒村了,土地也承包到户了,我也高中毕业了,我们子妹5人,其中男孩3人。我们弟兄3人就跟着父母在承包地上干农活。父亲,于公,是1队队长,于私,也是队长。在他的“领导”下,1982年夏季,我家收获小麦5石(约2000市斤),土豆500市斤。秋季,收获苞谷10石(约4000市斤),水稻5石(约1500市斤),杂粮1石(约400市斤),冬季,杀猪1头,300市斤肉。我们一家高兴、高兴、真高兴,不再吃人家的“白眼饭(工分少,分粮少,劳力多的家说是他们养活了我们1家)”了。想吃馍,做。想吃面条,做。想吃米饭,做,想吃肉,煮。那就是我们全家的幸福。


他也有缺点,不顺心了也骂人、也吼人,更多的是还人。有一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犟劲。


我的父亲,离开我已有11年了。他那干活的身影,他那喝酒猜拳的场面,宛如一幅山村画卷,宛如昨天,历历在目……


( 责任编辑:耿晨 )
分享到: 收藏
相关信息
【郧西在线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郧西在线”、“来源:郧西周刊”或“来源:郧西在线论坛”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郧西县对外宣传办公室,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郧西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6229206 0719-6230927

热图推荐

数字报

更多>